美墨即将达成NAFTA协议?假消息引市场空欢喜一场

虽然美国近期对外贸易策略缓和,但其正在享受极限施压带来的谈判好处。北京时间8月22日,外媒传出的乌龙消息称,美墨可能在周四达成关于NAFTA的口头协议,一度引起美元兑墨西哥比索下挫近2000点,从18.9430跌至18.7500。

而由于市场预期加拿大可能紧随其后加入,美元兑加元一度下挫20点至1.3016最低。不过后面墨西哥官员出来辟谣,墨西哥比索、加元日内涨幅基本消散。

美墨将达成NAFTA协议?假消息让市场空欢喜

北京时间本周三早些时候,据未经证实的外媒消息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在周四宣布与墨西哥达成北美自贸谈判的握手协议。若果消息属实,美、加、墨三个国家中两个国家先形成共识这标志着从2017年8月起一年来漫长谈判终于迎来突破性的进展。

当时传闻的消息是,白宫在行程安排上已经确定宣布这一消息的时间预计特朗普也会到场,可能宣布美国和墨西哥在双边问题上取得了充足的进展,并且会达成一项口头协议。

由于美、墨两国关系的重修旧好,势必对墨西哥经济有极大的提振作用,美元兑墨西哥比索短线下挫近2000点,从18.9430跌至18.7500。美墨如果达成协议相当于变相扫除了加拿大未来加入谈判前的障碍,所以美元兑加元也从1.3042小幅下挫20多点至日内最低1.3016。

不过随后墨西哥官员出来辟谣表示尚未接到美国周四宣布协议的消息,否认将与美国签订握手协议,但承诺仍致力于解决在北美自贸协议相关问题上的分歧。加拿大官员也同时出面否认,称“并没有收到‘短期内即将就NAFTA达成协议’的通知”。

受此影响,墨西哥比索回日内大部分涨幅,截至发稿美元兑墨西哥比索报18.9198基本收回日内跌幅。

美元兑加元也立即反弹,收复此前跌势。

美国和墨西哥双方的争议点

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国能够重新伟大,为此复兴汽车等制造业一直是其考虑的政策命题。他认为墨西哥廉价的劳动力使得美国制造业相关岗位失去竞争力,墨西哥正在使美国的制造业空心化。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美国与墨西哥年贸易额达6000亿美元,美国16%的出口货物流向墨西哥,墨西哥80%的出口货物销向美国市场。

所以特朗普曾威胁称,如果NAFTA不能修改至令他满意的程度,美国将退出这项有着24年历史的协议。他希望降低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使就业岗位流转回国。

在1992年三国一致同意并签署了《北美贸易协定》并与1994年起正式生效,三个会员国彼此必须遵守协定规定的原则和规则,如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及程序上的透明化等来实现其宗旨,藉以消除贸易障碍。自由贸易区内的国家货物可以互相流通并减免关税,而贸易区以外的国家则仍然维持原关税及壁垒。美墨之间因北美自由贸易区使得墨西哥出口至美国受惠最大。

特朗普希望的是提高北美地区生产的汽车零部件的比例从62.5%提高升至70%,并且要求参与制造的员工时薪的最低工资不能少于16美元,以对冲墨西哥的低劳动力成本优势。

而墨西哥方面则是希望更灵活的解决汽车原产地原则等问题,相比而言加拿大对于原始提议的反响并没有那么剧烈。

同时,美国还希望取消设置贸易争端调解工作组,增补每五年续签一次、否则就自动失效的“日落条款”。

未来需要关注那些

美国和墨西哥官员将推迟举行部长级会谈,日期是到北京时间本周四,原定于周三。

墨西哥经济部称,预期部长级谈判将于周二进行,但墨西哥最高贸易官员、经济部长瓜哈尔多要到周三才会在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会晤。

在当地时间周二墨西哥政府一名成员已经会见了美国官员。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也于周二参加了与塞德的会谈,库什纳一直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讨论的常客。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重启是北美大部分外贸的基础,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之前谈判都未能取得决定性的突破,7月1日墨西哥大选前更是令进展更加缓慢。特朗普也表现出欲脱还就的态度,之前他声称北美自贸谈判对美国而言是一场灾难。

但美国商界利益代表可不那么认为,他们敦促白宫在NAFTA问题上采取谨慎态度,警告该协议的破灭将扰乱供应链并可能使得数十万个工作岗位消失。

对于农民们来说,美国与任何国家交恶都会损及其出口份额,在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中,美国大豆出口一下子丧失了每年120亿美元进口的市场份额,尽管欧盟增加进口能弥补一些缺口,但特朗普为此不得不补贴农民这120亿美元。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美国官员表示,如果能够在8月底达成协议,那么在墨西哥新的总统奥夫拉多尔于12月1日就职之前,就可能赢得国会对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批准。这将给恩里克·佩纳·涅托离开前增添一份重要政绩。

这一切的前提假设是共和党在11月中期选举中获得较大优势,三个国家签订的协议需要立法机构的批准才能顺利进行,如果该党派能夺得对立法机构的控制权,那么可以尽快开启投票通过。

哪些人会受到波及?

外国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的工厂不支持特朗普的NAFTA的2.0版本希望增加在北美制造的汽车中的条款内容。

这些成员包括本田汽车有限公司,戴姆勒,宝马,日产汽车有限公司,起亚汽车,斯巴鲁公司和沃尔沃将近占了美国一半以上的汽车生产。

因为这些企业在美国建立的工厂不足以满足当前市场需求的产能,而NAFTA2.0版本的签署无疑削弱了它们在美国本土的竞争力,变相提高了价格抑制了需求。

整个市场的的蛋糕就这么大,美国保护本土企业本质上是建立在牺牲他国企业、利润的基础上。